秦禾乐

喻文州生贺

“YW9037号,瑕疵品,淘汰。”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我不是……!”喻文州猛然从狭小的床上做起,很快他反应过来只是梦,开始平复自己的呼吸。

“又做噩梦啦?”隔壁的黄少天坐起身,揉着眼睛问。

“……嗯,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啊”喻文州抱歉的冲黄少天笑笑。

“嗨,没事,天还早,再睡睡吧,魏老大可不会因为你的状态不行而削减训练任务”黄少天望了望焊上了铁丝网的小窗,隐约星光照出不远处高大建筑的黑色剪影。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身上埋藏有很多秘密。这个不知来历的、没有身份证明的男孩子。

自己是被魏琛从g区捡回来的。

而这个自称喻文州的、是某个无星无月的晚上自己跑到蓝雨来投奔的。他和蓝雨的头魏琛谈了一宿,然后蓝雨收容了他。

黄少天不明白魏琛留下喻文州的原因。他曾问过,没有得到答案,魏琛只摸摸他的头,就走了。

他再也没问过这个事情。

不就是多一个人而已嘛我蓝雨家大业大还怕养不起这一张嘴吗

只要他不会带来麻烦不是个废物的累赘

蓝雨不养废物,废物都死了。

“嘶哈轻点轻点轻点疼死了用那么大劲干嘛吖很疼啊”黄少天鬼哭狼嚎着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状态。

没办法,他已经完全没有气力动弹了。只能任喻文州施为。

喻文州好脾气的笑笑,丝毫没有把黄少天的话当一回事。

上药搭配按摩活血,这样好的才快。按摩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力道喻文州自然心中有数。

黄少天不过是假模假式的在鬼叫罢了,明天是上元节。他指望着能被魏琛看到自己一副惨样然后心疼的放他出去走走呢。

“哟,小喻啊,在给少天做按摩呢?喏收好了啊,生日福利。”魏琛正找他呢,刚好被黄少天的声音吸引过来了。

“魏老大!我也要啊!你看今天我训练的这么刻苦认真整个人身上都没几块好地方了你就也给我个呗?”

“你小子这是自作自受,让你那么拼,喊你去了03试炼之地了?连01都坚持不来还去03,别想。不会给你的,你就待房间里面好好养上俩天伤吧你。”

魏琛摆摆手就走了,丝毫不理睬黄少天在后面哭天抢地的控诉他是有多残酷。

喻文州直到给黄少天做完了全套净了手才把魏琛方才交给他的东西拿出来。

他仔细看了看手里的卡片,是铁质的。

“魏老大怎么那么偏心啊……我都这样了他都不肯放我出去……我不就想去看看上元节会是什么样子嘛……”黄少天撇撇嘴,瞄到喻文州手里的一抹亮色。“哎你今天生日?”他撞撞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正分神想着事儿,没留神被黄少天这么一撞,手上捏着的铁片脱手飞出。

“你怎么这么不稳重啊这玩意儿可脆弱了小心它一摔就给你报废了啊”黄少天心疼的捡起,吹了吹上面不存在的灰尘。

“喏,收好了啊。你生日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那你这个我就不抢了。你好好去玩吧、生日快乐啊吊车尾的。”

>……嗯未完
>那么之后的部分等我写出来了是开新章还是直接填进这边?

评论
热度(5)
© 秦禾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