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禾乐

[全职同人]乐黄 张佳乐很苦恼 Ⅸ

>flag十章内一定会完结!


张佳乐……你够拼的啊……黄少天木木的感受着唇上传来温热的感觉。

他本来是不信的,才在一时头脑发热冲动之下说出来除非你亲我一下这种话。

结果张佳乐还真做出来了。

他还是不信。

他喊住张佳乐,站起双手按住他肩膀,在这个一人坐着一人站立的状态下,黄少天居高临下。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了。

张佳乐有点茫然。他脸上还带着几抹绯红。

这样还不够么?

他望着黄少天

话痨抛弃了以往的战斗语速的缓慢吐字

“…我不是开玩笑的,张佳乐,如果你只是想反过来戏弄我的话可以到此为止了,连亲一个同性这样的事都能做出来,你要不要为了戏弄我搞的这么拼啊”

黄少天只觉得一股苦涩从心脏开始蔓延,传导到全身各处

他在心里拼命频繁安慰自己,好歹也拿到了张佳乐的一次主动献吻,这趟北行一点也不亏不是?

真是有够贪心的啊……自己。

“我不是为了戏弄你啊”张佳乐满心委屈无以言表

“不是吗?”黄少天死死盯着张佳乐

“那你接下来就别给我躲开啊”

他闭眼俯身,恶狠狠的压上那张薄唇,哺一接触就禁不住将身心沉溺进去。

张佳乐没半点防备,黄少天得以顺利的深入敌方内部。

厮磨研咬,极尽己之所能。

黄少天没学过这些个技巧,也没个练习什么的机会。单凭着身体本能开始了攻城略地。

张佳乐心里的委屈在黄少天主动吻下后尽数推翻转而化作心底的惊涛骇浪。

kis……kiss啊,还不是自己之前的贴唇辙止,居然是法式深吻诶!

张佳乐伸出手环住黄少天的腰身。

一吻毕,两人都已气喘吁吁,身下早已昂扬。
“我去张佳乐你个臭流氓”黄少天已经是被按坐在了张佳乐身腿上,他自然感觉到了身下的异样。他涨红了脸想起来。
张佳乐没有放开黄少天的意思,他舔了舔唇。

次日,黄少天扶着饱受摧残的一把老腰回了g市。
一脸傻笑。
没半点离开前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看起来是得偿所愿了啊,这个人。
喻文州沉吟。

他依旧笑着,微微笑着在高铁站里接回了黄少天。
一路看着黄少天呲牙咧嘴的做不安分,扭来扭去的姿势就是换个不停。
他体贴,经过日用品店还买了坐垫。
黄少天一脸惊诧时,喻文州云淡风轻的解释说是出于自己需要。

晚上还带着药去敲了门。
虽然人没被留下,但修复的药物被收下了。
哦,还有路上买的那块垫子也留下了。松松软软还不错。

君莫笑:可以,这一点也不清真
王不留行:如果一切真如喻队猜测那样,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王不留行:名草已有主,我也没这撬墙角的念头了
君莫笑:大眼你这话说的,我们家小姑娘你不就发过好几回邀请了来着?
王不留行:那不一样,我只是为了战队加上爱惜人才,不忍看明珠蒙尘
一枪穿云:……我还不太想放弃,我想试试。
君莫笑:小周这股干劲不错,我支持你。
索克萨尔:叶神这是不放弃了?
君莫笑:文州你这话说的,好像你舍得放手一样。
索克萨尔:我是蓝雨的队长。
言下之意自然是自己分的清轻重。
叶修蛮郁闷的关了聊天页面,去了阳台抽烟。
队里的规矩越发落实了,被发现在室内吸烟余留的烟灰,先是全队批斗,然后罚搞卫生。
他可不想平白找事干。
哥可忙着想怎么抢媳妇儿呢。

满地烟蒂。
天微亮。
思索了一晚乱七八糟计划的叶修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他趴在阳台扶手上,撑起一手眺望了会儿远方升起的太阳。
顺手摁灭了手里的最后一支烟,叶修准备回房补眠了。
恍惚里看见了一位眼熟的少年,等他再揉着眼睛去看那方向,却是什么也没有了。
他只觉得是眼花看错了,没放在心上,回了自己卧室。
对着床一倒,合眼睡觉。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半分钟后就被人来寻。
一看此人正在呼呼大睡,即刻踮起脚尖以图减少声音,怕妨碍了人睡梦。
给人盖上薄被防止着凉,静静观望某人睡颜片刻后静悄悄下了楼。
只有床上被盖在人身上的薄被和空气里淡淡清洁剂味道昭示有人曾来过。

不遥远的s市。
某人手握电话迟迟没播出。
他是很想要一个答案,却也怕是个不想要的、否定的结尾。
他不太确定自己在知道了那人答复之后还会如之前那样对待。
若是见了他,知道了他是处于如何如何的幸福感觉里,自己会忍心破灭他本希望的、强加他不想要的自己梦想的场景吗?
最终只发了条消息。
To:黄少天
下次来s,还带你去吃好吃的?
From:周泽楷
犹如石沉大海般没了音信。
本已跃动的心静静冷寂。

罢了,慢慢学着放下吧。
他开心最好。

评论(2)
热度(61)
© 秦禾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