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禾乐

方锐生贺(假装有26字母


>这个其实有时间顺序的,有没有兴趣排个序?
>如果和我想到的一样奖励点文机会x1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要哦……’<_’




A actually

事实上,方锐一直觉得林敬言明明不需要眼镜却偏偏戴副平光眼镜的行为很装x

“所以这就是你老是手贱来摘我眼镜的理由了?”

趁着某人自己送上来的机会,林敬言毫不犹豫的拥住了方锐的腰给他来了个深吻。

B baggage

当林敬言开始收拾行李的时候,方锐老是在一旁以帮忙为名捣乱

“别闹,再不收拾好我车票就可以去改签了”

林敬言无奈的看着在他的行李箱里挑拣的方锐。

最后只能憋着笑看试图把自己窝进行李箱的方锐。

“我也很想带你走啊,可是…噗,它很明显装不下你…”

C career

他们这些职业打电竞的其实职业寿命很短暂。

“只是不能比赛场上再相见了而已,还是可以偶尔竞技场的嘛”

“谁要跟你打竞技场,你的套路我早就都熟练了好吗”

“这样放大话啊方锐大大?那下次我们换个玩法吧”

“什么玩法啊?”

“交换角色玩啊”

“嘁,那又有什么差别”

“加上点赌注就会好玩了”

林敬言扬起微笑。抬手摸摸方锐的头顶。

H haircut

方锐的头发长长了。

快要拦住眼睛了。

跟林敬言说了之后打算过会儿出门剪头发去的方锐,看见林敬言在家里翻了一会儿找出来一套剪刀。

一看就像是专业的感觉。

“行吧,今天我就领教领教咱们林大大的手艺”

方锐难得地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任人摆弄。

说闭眼绝不睁眼,说低头绝不抬头,说左转…哦,方锐不用转。

林敬言绕着方锐转了好多圈圈。

睁眼的时候,看着眼前人专注的望着自己。小心翼翼的动作着。

那颗心一下就化了。

“小言言啊,还没好嘛?”

“还差一点点。很快了,怎么?不舒服?我待会儿就把你沾上的头发弄干净。”

“没有的事儿,我就是…”方锐抬手默默摸摸自己鼻子,确实有些头发沾上了,可能是给沾心上了,不然怎么解释他心痒痒的厉害?

“我就是想吻你了。”

I informer

据某可靠信人报告,看见某个人进银店了,出来后还面带笑容。

被众人吐槽,他那张脸很多时候都是笑着的好吗。

“这个不一样,还伴随有小动作。

老是来来回回的把手伸进口袋,不知道揣了个什么东西。”

张佳乐比比划划的描述。

“而且那个高兴傻笑的劲儿哪,都要认不出来了好吗”

N nursery rhyme

“什么嘛…居然给我唱童谣哼…才不会这么轻易被你哄睡着呢”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方锐原本和林敬言十指交叉紧紧相握的手却慢慢松懈了。

林敬言看着自己恋人略显安静的模样笑笑,只有这时他才显得乖巧,平时总是有许多的点子随时准备着来捉弄他

抽了手。林敬言准备去把白天没干的家务做完。

方锐好像感觉到了手心的空落落,无意识的凭空挥了几下手,想要抓到些什么。

林敬言却还没走,捉住像小孩子一样撅起嘴不满的某人的手,给塞进被子里。

给了他一个轻轻的额吻,得到了安抚的小盆友终于安稳了,香甜的睡着了。

林敬言失笑。

“还真是像个孩子一样…”他摇摇头,又静静看了好似睡熟了的方锐半响才出了卧室。

O off the top of one's head

听到人的问题,方锐未加思考地就脱口而出应了声好。随后才反应过来。

“哎老林啊你说反啦,明明是我要娶你诶?”他笑嘻嘻的俏皮的同他眨眨眼睛。

P pianist

“今晚我们出门吃”

“嚯——搞这么大阵仗啊。还要蒙住我的眼睛?”

眼罩很给力,眼前一片漆黑的方锐只好就着林敬言的手听从指挥行动。

方锐被引导着出门,上车,下车。

终于被允许取下眼罩了之后他观察了会儿餐厅的环境。

没在包间,大厅只有他们。

还有架线条流畅的钢琴。

在选完餐等待上菜的无趣时光里,林敬言突然离席往钢琴方向过去,坐下。

认真的男人挺帅,而且还在弹琴。弹的还挺好听,能听出他的温柔与情意。

等他结束演奏回到方锐旁边。

方锐边上下打量着林敬言边啧啧称奇,“我也没想到你还有弹钢琴这样的手艺儿,你还有什么擅长的?还不快快招来?”

“没有了啊,这门弹琴的活儿还是这几天突击的,我只会这一支曲子,你要选其他的曲子我都不会,因为没有任何准备”

“好歹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纪念日,总得让你过得特别点儿”

Q quit

冬日,方锐懒洋洋得躺在某人暖好的被窝里。

“所以说冬天干嘛起那么早啊,完全脱离不了被子的怀抱啊”

“我还以为你会更不想脱离我的怀抱呢”

“这话说得,你跟被子能比吗?果断不能啊,你算什么,被子才是我真爱”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身体力行的教教你,谁才是你真爱了”

原本站在床边穿衣预备去厨房折腾早餐的林敬言开始慢条斯理的解衣扣。

R razor

“来来来,难得咱俩一起起这么早,我帮你把胡子刮了吧,你剃须刀放哪儿去了?”

出于礼尚往来———前几天林敬言给他理了发,于是方锐打算给他也做点儿什么事儿。

先洗脸,然后抹上泡沫,然后一点点,专心致志的给他刮胡子。

林敬言看着方锐动手。

不愧是有黄金右手的男人。

每一次转动都很灵巧,连一星半点要刮破皮肤的迹象也没有。

“谢谢啦,无以为报…不然我以身相许吧?”

等方锐满意得略微退后准备来好好观摩下自己的成果时,林敬言以调戏良家妇女的姿势捏起了方锐的下巴,用半不容拒绝半开玩笑的姿态吻上。

S shrink

“嘿林敬言大大我来看你啦!惊喜吧?哎你人呢?这门谁给我开的啊?”

纳闷了半天的方锐在感受到裤子的被拉扯感时才想起低头去看。

这一眼不看不打紧,一看,哗——整个一缩小版的林敬言。

“老林他啥时候背着我连私生子都有了??”

自己吓了自己半天,方锐都要阴谋论了。

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方锐蹲下去把小小的孩子抱起来进了屋。

看着方锐的脸扭过来扭过去一看就是脑补过度还不发一言。林敬言无奈了。

“方锐,收起你那堆乱七八糟的想法,什么也没有,我就是林敬言”

软绵绵的幼崽音,林敬言叹气,他就是因为这个声音才不太想说话啊,没想到方锐脑补能力这么强…

小小的身子爬上沙发,颤颤巍巍站起来勉勉强强高过方锐小半头,他抱住方锐的脑袋,在发心落下一吻。

“别想太多,我一直在呐”

T Thermos

爬山,方锐从林敬言身上摸出他提前灌好了满满一壶水的保温壶。

“累死了!所以这种出门的体力活以后别找我了”

“那可不行,如果以后不出门的话,我就只能找点别的运动让你陪我了,比如说……”

“一些能在床上运动这样的活动”

U umbrella

冷暗雷:你们h市最近下雨有点多,出门的话记得带上伞

海无量:好啦知道了来么一个么~

冷暗雷:mua~

众人排队形:辣眼睛

V vegetables

“今天吃顿素的,有什么想吃的蔬菜没?”

“不要啊我可是无肉不欢的!”

方锐哀嚎。

“抗议驳回,餐前想试试什么口味的蔬菜汁?”

林敬言在厨房询问他,手下早已开始把蔬菜切丁以图方便放进榨汁机。

“…什么都不想要可以嘛…”方锐恹恹的回答了。

“那我可就帮你做决定了啊,芹菜苦瓜怎么样?”

“这什么奇怪的搭配啊———!才不要咧!”

W wag

“…诶、在想什么呐,回神了啊? ”

方锐在林敬言面前晃动手指,被回过神的老林捉走了手指放在嘴边做势要咬。

“不是吧你丫要咬我哇?我又不好吃你咬啥哇?”方锐哇哇怪叫,却没用力扯回手指。

“我哪里舍得下口咬哦?”林敬言轻笑,亲吻起手指来,顺着指缝蔓延、吮舔。

“…都湿掉了啦!”方锐呼吸急促起来。

X x-rated

那是个很久以前,方小锐还在呼啸的故事

(划掉)(以下省略一俩破自行车的故事)(划掉)

某个白天,我们的方小锐同志呢,正在放片。

然后呢,感觉快上来的时候吧,那门,被锁上的门,开了。

顿时吓软。

虽然吧,这个战队里没女孩子这玩意儿。

而且就是有女孩子,她也不可能有方锐锐和林敬言俩人的共同宿舍的钥匙。

所以,来的人呢,毫无疑问就是咱们的林敬言哒哒啦~(哦~撒个花)

“哟,方锐锐你在这锁着门干什么坏事哪?”

“在看片,憋太久不那啥对身体不好,我觉得我现在急需舒缓舒缓”他坦然,不坦然也不行啊,视频里的小人儿还在嗯嗯啊啊呢

“哦?要帮忙互助一个不?”

“……”方锐锐他犹豫了,看!他想要拒绝了,方锐觉得吧,虽然俩人确实是好兄弟好搭档…但干这个活动吧,他还是觉得不太适应。

“自己的话感觉都差不多,偶然换个手也是尝尝新鲜,再说了,这可是礼尚往来。”

(自行车翻车了(一本正经)

Y yawn

“哈欠…哟,这个玩意儿还真的会传染啊,听说是越亲密的人打哈欠传染的越快…”

被人拍了脑袋“这说明很晚了该休息了”

被拍了脑袋方锐也不恼。眼珠滴溜溜转动个不停。一看觉得这个人一定在想什么坏主意

躺在沙发上的方锐朝林敬言勾了勾小手指。

林敬言顺从的低下头打算看看方锐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顺手勾住了林敬言的脖颈。方锐贴着他的耳朵吹气。

“哎,我还不想那么早睡嘞,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林大大,怎么办呢?”

Z zone

有个抽屉是自从同居过后方锐没少想去打开却总是没能顺利触碰到的区域。

某天方锐用来了美人计,成功搞到了钥匙。

等林敬言出门了他用好奇心支撑着自己去开了那个抽屉。

里面…空空如也。

他蹲在地板上沮丧。

“咚咚咚”

方锐慌忙回头,看见他本以为出门了的林敬言正斜倚着门框。

“还这么有体力啊,看来是我还不够卖力?”

“………没没没没有的事!”

他用食指摩挲了会儿下唇。笑。

“好吧,既然你真的对那个屉子里的东西这么好奇,那么…今晚…”

他抱起方锐回卧室。

“然后我就把屉子里有些什么都告诉你,好不好啊?”

林敬言用着狼外婆引诱小红帽的语气,轻柔的对着方锐耳朵说着悄悄话。

“///○///我要看到不用你说!”

“那就是答应了?今晚记得乖乖地啊,明天我就给你看”林敬言咬着方锐的耳朵。温热的气息扑在耳朵上

次日

腰酸腿软的某人对着眼前的日记本干瞪眼。

“……这算什么啊!”

我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结果只是一本日记本???

气结的某人翻看了一下。

……老林啊,真没想到你还真不愧禽兽之名哦。

评论
热度(9)
© 秦禾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