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禾乐

[全职同人]全员向 考前补习

怎么做错了这么多?喻文州看着手里的习题本,不应该啊……
他看了看黄少天,他正正襟危做的等着自己的评判
喻文州放下了手里的习题本,捏了捏眉心,沉声问,少天?这里做错了很多哦?你想好要接受什么惩罚了吗?
欸——真的有错很多嘛?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
那惩罚——kiss好了?要能吻到窒息的那种哦~
他露出小虎牙,伸舌诱惑的舔唇,一片水盈盈的光泽
喻文州失笑
早就算计好了在这里等着他呢
他凑近黄少天,抵额磨蹭
一共错了17道题哦少天,要一个一个慢慢惩罚才行呢
黄喻

你好,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家教了
……嗯
听雇主说了这是个因为内向不太爱说话的人,江波涛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朝桌子对面的人笑了笑,摆出自己提前做好的教学案件。
唔,听说你是物理不太在行是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江波涛猜测道,是说除了物理其他科目也有点困难的意思?
周泽楷点点头。
没关系,我们一个科目一个科目慢慢来,还好我当年除了物理其他科目也还能算的上不错,不然现在可就没办法帮你了。
他夸张的比划了一下,笑起来灿若星光。
那就先来做张卷子吧?
江周

英杰……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快要考试了……
走廊上,乔一帆喊住了高英杰
啊,高英杰抱着一沓作业本对着偶然遇见的乔一帆羞涩笑笑
我也没多大把握……王老师说要我放学留会儿,我感觉可能要给我开小灶,一帆……你要一起吗?
我……还是算了,他喊的是你
乔一帆心生向往,又黯然摇头,他比不上他的好友得王老师看重……
唔……我会十倍努力听的,也会好好记录笔记。然后我来教你!高英杰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人乔一帆
好啊,那回头老地方见!
嗯!

高乔
微草班的刘小别前辈,我们来决个胜负吧!
少年把挑战书拍在他桌上,清亮的嗓音喊完宣言就离开了。
噗,没想到他还特意给你写了挑战书……袁柏清忍不住笑出声,刚刚小孩儿还在他就有点要忍不住了。
他无奈,就是个小孩子……
哎哎,别这么说人家,他亲自把挑战书给你,还当着我们的面大声喊宣言……啧啧
许斌为小鬼不平,不管怎样这份勇气总是值得赞许的
有好事者如柳非八卦
你们什么渊源啊
省外的竞赛上见过两面
他脸上流露出回忆神色,眼里的无奈下面满是笑意
卢刘

拜托了!如果这门课没过的话那下一个假期就没办法出门和你约会了
方锐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真诚的大眼睛)诚恳的对自家学霸男友说
哦?可是这么点诚意可对我来说完全不够的样子呢
那这样呢?
他飞快的凑上去对着那个腹黑脸就是一个清亮的“啾”
这可不够……他抱着自己送上门的小男友的腰
看准那张水润的唇就压了下去
啧啧水声不绝,等怀中人呼吸急促起来才略微松开给他喘息的空间
至少也要是这样的程度才可以哦☆
……奸诈(小声)
嗯?你说什么呢方锐大大?
林敬言笑的一副衣冠禽兽样的推了推眼镜
林方

下午好像有场考试来着叶修
苏沐秋叼着棒棒糖含糊的说,他目光死死黏在电脑屏幕上。俩人的血线都不高了,他先红血了。
……妈的神枪手红血又没什么用,又不是狂剑还能试试翻盘。
被战法近身,还是被pvp竞技场速率接近1的一叶之秋,很多人这时候估计都会打gg了。
毕竟能把一叶之秋这个战斗法师也拼的接近红血算不错的成绩了。
啧,真不甘心。
苏沐秋恨恨的三两下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吐掉糖棍,没防住叶修突然侧过身体亲上他唇。
仗着俩人坐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趁机在他嘴里肆无忌惮的横扫。
这个糖的味道还行。叶修退出之后下结论。
苏沐秋喘息。
不就学校门口卖的那种最普通的棒棒糖嘛你要喜欢回去在买上一袋自己吃去,还抢起我嘴里的糖来了
哥就喜欢从你嘴里抢食,怎么?叶修笑着,转回身斜过眼看他。
靠、流氓啊你
流氓就流氓咯,他耸肩,毫不在意。再打把竞技场?
就来,别得意,我这次肯定不会再输给你!
伞修

大孙,快考试了诶,你半点也不着急啊?
张佳乐奋笔疾书,下午要考的是历史,他对这种靠记忆的科目一向苦手,正试图通过抄写资料过关。
每次都不理解你做这种无用功干什么,考试的时候要打乱位置得啊。你现在把它抄在桌子上又有什么用啊
孙哲平纳闷,每次考试的位置都不是平时上课的座位,完全随机排列的,可张佳乐每次都会在考试前在桌子上打遍小抄
靠!我忘了!算了就差一点儿了,就当做好事了。
哦,张佳乐去吃串儿吗
走起!我要靠食物来慰藉我受伤的心灵!去学校街角的那家烧烤店吧,我记得我还有点他家的优惠卷。
双花

沐橙,待会儿考完去哪儿玩想到了吗
楚云秀整理着桌面,这次考试特别严格,不许放书留在教室里,必须全部带走。
苏沐橙背着包靠在教室门上,闻言思考了下
还没……唔,不过上次和叶修出去发现一家不错的冰淇淋店,先去吃份冰淇淋吧秀秀?
好啊,刚好今天《朝阳之恋》要放大结局前篇了,可以边吃冰淇淋边看。
秀橙

张新杰看看表,对自己的组长说
我准备每周抽2小时30分钟为你进行补习,直到你把这几门科目提上来,晚上放学之后去你家进行补习,可以接受么。
虽然是疑问句却是用了肯定的语气,这算是笃定他不会反驳了?韩文清看着桌子对面的人略微走神了。
张新杰看着面前明显神游天外的人也不恼,只伸出手指曲起敲击起来了桌面
有韵律的敲击声使韩文清很快回了神,他深深看了一眼张新杰,答道
好,这次也麻烦你了
韩张

评论(1)
热度(52)
© 秦禾乐 | Powered by LOFTER